东方阅读网【www.dfmsc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我在尊魂幡里当主魂》最新章节。

,!
    大真君的对轰犹如黑夜中的明灯。
    磅礴气海的狂涛似乎要将整个公孙府夷为平地。
    若不是天机大阵的压制,说不定现在两人就已经从地上打到天上去。
    站在灵舟舱门,遥抓门闩的钟汉哈哈大笑,他等到的实在煎熬,终于看到吴伯父发威。
    一把拽下头顶铁甲,高声长吟道:“投放傀儡甲士,展开元婴级压制法阵,通知执法堂。有请众师兄弟为我掠阵。”
    嗡嗡。
    十八尊金丹傀儡下放。
    轰鸣扎根地上。
    笼罩公孙府的法阵不攻自破。
    盘旋在上空的灵舟绽放惊人的火控神识。
    大阵也在傀儡落地的同时展开。
    压缩元婴修士的法力波动和余波,以及外放的神识,抑制修士体内的法力。
    钟汉从上空一跃而下。
    铁靴落地。
    震耳欲聋。
    钟汉笑了一声,摩拳擦掌的走入府邸。
    各司其职的着甲修士同样回以笑容。
    紧接着,就有五条身着铁甲的修士出现在钟汉的身旁,这便是钟汉执法堂正儿八经的配置,六人一伍,钟汉是这一伍的伍长。
    此番,意气风发。
    钟汉不由得大笑,更是感叹天时地利全都站在他这一方。既有父亲稳住,又有吴伯帮忙破局,而他只需要适时出面,何愁不能拿下公孙晚。
    等执法堂的长老一到,也就能顺藤摸瓜查出城建司的案子。
    至于公孙晚背后的势力,钟汉才不在乎。
    做人,最重要的就是要站队。
    他只需要完成师父交给他的任务就足够了。
    狞笑一声,迈步向前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“森罗。”
    “真意。”吴竹轻吟。
    天地似乎在这一刻充满了勃勃生机。
    这样的生机硬生生的撕开了晨昏阴阳,将吴竹衬托的犹如森罗君王。
    手中的宝塔轻轻抛出,灵机好似汇聚成了一方浩荡的荒古丛林。
    远处的涂山君微微颔首,在心中呢喃道:“不错。”
    这森罗真意为吴竹提供了绵延生息,而且这般凝实的真意已让吴竹触碰到了巅峰,也就是以法力配合真意实现‘改天换地’,将此方天地浸染入手。
    但,那公孙晚也不是吃素的。
    作为合欢宗的大真君,出身名门,又是天才,她的实力绝不是吴竹能抗衡的,也许能数十招术法看不出差距,甚至是真意对轰还能不落下风。
    然而,一旦拉锯战开启,不出半个时辰,吴竹必败。
    如果公孙晚有什么保命的底牌,或是其他的宝物,吴竹败的只会更快。
    大宗天才的底蕴支撑他们立于同阶之上。
    涂山君的神色平淡。
    也许在别人眼中,已看不清他们的出手。
    他却不同。
    这等神通的运用逃不脱他的法眼,倒不是涂山君的眼睛特殊,他其实靠的是境界碾压,用更高的境界和更多的经验看待这场斗法。
    另一边,手持双锤的熊燃则惊讶多了。
    他作为天才,肯定早就接触过真意,不过,真意与真意之间同样存在差距。
    真意这东西也没法具体的描述自己到底领悟到什么地步,毕竟没有评判标准,有的修士能领悟好几次,堆叠数重。
    有的修士领悟的一重足以战胜他人的数重。
    法域还能看出残缺和完整,真意就完全看个人发挥。
    真意不化作虚天异地的天地异象,就根本无法肉眼看出到底有多么强大。
    只能靠修士斗法分辨。
    譬如公孙晚的阴阳真意。
    阴阳欲道。
    真意接触的瞬间,就像是陷入了欲界,越是挣扎就沉沦的越深。
    吴竹的森罗真意则包罗万象,五行术法在真意的作用下,相生相克的关系可以做到逆用甚至乱用,四行全木道,以生机笼罩同化,似乎不管是什么,只能被森罗融入,亦或是融入森罗之中,化作其中万象一种。
    没有弱小的真意,只有发挥不出真意的修士。
    没有哪个真意天生高别的真意一等。
    全看使用的修士而已。
    涂山君叹息道:“可惜,要输。”
    有吴竹帮忙也就不需要他再拼命了。
    只等此方的斗法被执法堂察觉,就会有修士赶来。
    不出意外。
    涂山君诧异的看向远处化作遁光走来的人影。
    “这么快?”
    “不对,来者是金丹修为。”
    奔袭而来的铁甲修士在看到场中局势的瞬间就转移了目光。
    一把撤去面甲,死死的盯着涂山君。
    涂山君面色骤变,来人竟然是负责这件案子的钟汉。
    好巧不巧,他和钟汉还比较熟悉。
    “完了,该认出我了。”
    涂山君一拍额头。
    他这身修为也不好解释。
    尤其是在熟人面前。
    一旦深究起来,其中许多隐秘他不说别人也会猜测,等以后三娘的修为高了,反而会让猜测更确切。
    钟汉大喊道:“杀人凶手?!”
    “好好好,你这幕后真凶终于出现了。”
    饶是三百多年近四百年的修养,也差点让涂山君脱口一句国骂,这傻鸟看到灵剑就以为他是杀人凶手啊。
    没看到被害人还活蹦乱跳,龙精虎猛的挥动着手中的双锤吗。
    再说了,从哪个角度看,也不该他是凶手啊。
    涂山君顺势指了指不远处的熊燃。
    钟汉顺势看过去,吓了一跳,喝道:“你怎么没死?”
    熊燃皱眉道:“我本来就没死。”
    “我是说,你怎么没躺在那里,我记得你不是被灵剑……”
    钟汉仔细的打量着熊燃,在察觉到熊燃的灵机气息不见半点损伤之后,他好像终于明白了,哇呀呀的大喊一声。
    “好啊,你这厮监守自盗!”
    “害得我好苦。”
    “说出两亿灵石的下落。”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    “你说没有就没有?”
    钟汉回首看向身旁同僚,说道:“劳烦诸师兄弟替我掠阵,别让这厮跑了。”
    “杀。”
    钟汉掣出长刀,狞笑一声:“早就想会会熊氏一族的天才,今日倒是个好机会。
    “你这厮还以为自己的计划天衣无缝,殊不知我早就看透你们,趁早交待,免得进宗门刑堂,到时候可就由不得你了。”
    熊燃有恃无恐的瞪着呢钟汉,冷笑道:“你有何本事,夸口擒我?”
    同为大真人,钟汉的实力却比熊燃更强。
    只是刚交手,钟汉的寒铁玉战刀就像是门板似的虎虎生风。
    刀光波纹的巨大压力好似山岳落下。
    一斩分江断河。
    反观熊燃只能仗着手中的灵宝抵御钟汉的进攻。
    高下立判。
    涂山君倒是乐得清闲,他本身法力就不多,动手就是给三娘增加负担,反正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,知不知道真相不重要。
    大器宗也不会将调查的目标放在他的身上。
    接下来只需要等待,等执法堂的支援。
    “好苗子。”涂山君赞叹。
    钟汉的术法应用颇有风范,其真意更是一往无前的冰心。
    “变异冰灵根,却有可取之处。”
    轰隆。
    涂山君蓦然侧首。
    意料之中落败提早来了。
    吴竹竟不是公孙晚的对手,甚至连半炷香的时间都不到就落败。
    公孙晚踏环行来,不等眨眼的功夫就已经出现在涂山君的面前。
    她那绝美面容上已满是寒霜。
    冷冷的注视着玄黑道袍的修士,淡淡地说道:“裴氏本来请我出手杀你,我心软没做,你却坏了我的谋划。”
    其实,如果只有吴竹出手的话,她根本就不在意,因为她有无数办法洗清自己的嫌疑,然后静等城建司运走熊燃。
    偏偏这鬼修潜入了府邸,将熊燃惊醒。
    如此,所有谋划落空。
    她满腔的愤怒无处发泄,使得她心生后悔。
    她该早早的摁死这个该死的虫子。
    若不是此人三番两次的破坏,根本不让局势如此被动。
    “你该死!”
    “阴阳真意。”
    “多情逆圣击。”
    龙凤环合二为一,化作一枚长环落在公孙晚的手中。
    没有任何意外的穿透了玄黑道袍修士的胸膛。
    就像是筷子捅豆腐。
    穿了!
    正要随手将道袍修士的肉身粉碎,解心头之恨,却发现本该没有动静的黑袍修士在此刻抬起了头颅。
    猩红中带着玄黑的瞳孔盯着她。
    公孙晚只觉得一阵寒意从心底升起。
    “没死?”
    不可能没死。
    在真意加持下的术法,就是元婴修士也得死,何况只是一个金丹初期。
    噗呲。
    额头生出独角。
    与双角形成了一方冠冕。
    玄黑道袍修士的身躯生长出鳞片,鳞片缝隙则是编织成的羽毛。
    “吞魂。”
    “真意!”
    就在那妖魔异状的修士张开血盆大口咬在她手腕的时候。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
    公孙晚看到一方混沌的世界。
    她只觉得自己的灵机气息出现了滞涩,就连阴神都出现了些许的恍惚,而她原本距离巅峰大真君一步之遥的境界出现了不稳。
    “滚!”
    公孙晚大吼一声,硬生生的将那妖魔异状的身躯甩飞出去。
    来不及绞杀,化作一道遁光消失不见。
    高大的妖魔站在原地。
    微微张口,黑红色的蒸汽顺着嘴角飘出。
    醒目的魔焰像是在庆贺一位妖魔的诞生。
    只不过他的目光是清醒的。
    轻吐道:“解!”
    身躯骤然崩碎,已不成人样。
    啸声传来,吴竹的身影已经出现在涂山君的面前:“告诉我,你这秘法是从哪里得来?”

东方阅读网【www.dfmsc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我在尊魂幡里当主魂》最新章节。

相关阅读More+

苦境:我在德风古道那些年

海客无心随白鸥

我在灵气复苏中系统成圣

米一克

我于天龙大宋开仙门

皆妄无

洪荒:吾乃轮回道尊

爱喝可乐的虎猫

天元仙记

陈若浊

异界从僵约开始我的选择系统

我真不是悟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