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方阅读网【www.dfmsc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然后侦探陷入癫狂》最新章节。

“对了,有人知道那柜子的钥匙在哪吗?”瑞文开口道。

“你最近忘性颇大啊。”马斯用食指指向了他的胸口。

“那柜子里的东西都是你的,钥匙也在你那啊!”

“啊?哦。”

瑞文顺手掏出皮夹,清点起了里面堆积的小杂物。

不在这......嘶,难办了,该不会被“自己”放到自己完全不知道的地方去了吧?

转念一想,既然东西全是我的,那也没必要着急拿走。实在找不到钥匙,哪天单独进来撬一下锁也不是不行。作为侦探,自己的开锁能力可不一般。

就是,那玩意不会给我突然跑掉吧?

瑞文不死心地瞥了眼那闪烁着的四面骰。小小的三角锥就那么立在杂物之间,维持着一件死物应有的安分。

而那本《如何杀死夜晚》,犹如内心中那个悬挂已久的难题的终极解答般,在可看不可及的地方静静凝望着他。

被“枪杀”之前的我自己究竟是个怎样的家伙?平凡?安分守己?思维天马行空?有着几个为生活打拼的普通朋友,在虚假的世界中过着普通的生活?

紧接着,他发现卫斯理的目光又回到了自己身上,顺势将视线收了回去,回归了“友人”们的谈天说地中。

一阵寒暄过后,“阿娇”率先起身离席。没人陪她逛街这件事似乎让她有些扫兴。

“我要回去排练了。如果有局可开的话,随时叫我。”

又过了半小时左右,马斯也找借口离开了。

卫斯理沉默地观察着第二人离去的背影。

经验告诉他,那两人在无意识间察觉到了气氛的错位。通俗而言,他们嗅到了对自己不利的味道。

“不知不觉中,又只剩下我俩了。”

相反,瑞文完全没被这种略为紧张的气氛影响,神态轻松地嚼着被分尸的烤鱿鱼片。

“呸,凉了,稍微有点腥。”他把嚼不动的部分吐出来,连同包装袋一同扔进了充当垃圾箱的纸盒内。

这家伙,要么是完全不懂读空气,要么,就是心理素质强得可怕,卫斯理暗忖。

瑞文低头看了看表。

“已经六点了。楼上那家居酒屋应该开了。警官先生,难得有缘,上去喝点吧!”

他有意无意地瞄了一眼楼道:

“和女孩一起的时候不能醉,影响不大好。”

这家伙又打算搞什么鬼?卫斯理立刻提起了警惕。

“怎么了?莫非你之前因为泡吧吃过什么亏?”

刚进警校的时候有过一次,被无良店家狠狠敲了一笔,还被朋友笑话了半年之久,卫斯理下意识地在心中回答道,随即,忽然意识到自己差点着了对方的道。

瑞文的眼角又悄悄流出了那种危险的亲和力。

“......行吧。”卫斯理想起了挂在店门口的三星营业牌照,点头答应了下来。

他倒要看看,这小子还能耍出些什么花招。

............

居酒屋店长是东洋混血,中文说得比日语流利得多。店名取自“居酒屋”的古称,称作“煮卖茶坊”。

“话虽这么说,但是这里只卖能点火的乌龙茶。”

瑞文随口调侃着,熟练地叫了杯生啤,吃起了店家免费赠送的小菜。

“要我帮忙下单吗?”

“不用,我自己来。”卫斯理谨慎地拒绝了对方的邀请。

“行吧。大叔,有甜口的吗?”瑞文顺口询问店长。

“蜜瓜苏打,黑糖蜜蕨饼,甜味玉子烧。”店长像老猫咪般将双眼眯成了细缝。

十五分钟后。

卫斯理将表情隐藏在啤酒杯的残留泡沫后方,略微无言地盯着极度嗜甜的自然卷青年和对方面前堆积的软糯糖糕,开始怀疑对方只是单纯来享乐的。

在明知自己被警方盯梢的情况下,这家伙看起来未免太过悠然自得了些。

夜灯一盏接一盏亮了起来。店长点亮了写着“烧鸟”二字的红底黑字灯笼,充斥异域风情的红调阴影逐渐将酒客们的身形覆盖,摇晃的灯影像酒精一样松弛着他们的眼皮,麻痹他们的神经。

这家伙,他有信心自己一定不会被起诉吗?

不,即便完全免去刑事责任,“漆黑侦探”的线上活动也绝不可能再像从前那样肆无忌惮。

如果是试图和自己套近乎,这套路也未免过于蹩脚了些。

瑞文脚踝交错,姿态慵懒地趴坐在吧台边上,仰头闷掉半杯啤酒,微微咧开嘴角。

他并不完全确定自己能够全身而退。

如果“过去的自己”的证词中存在破绽,抑或警方掌握了自己所不知道的证据,自己依旧可能会被再次传唤,接受更加详细的问询。届时,他或许会在某一时刻主动认罪,乖乖配合调查,争取从宽处理,或者戴罪立功的机会......

东方阅读网【www.dfmsc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然后侦探陷入癫狂》最新章节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相关阅读More+

全球进化:我有属性面板

黑眼白发

从时间停止开始纵横诸天

晴空涵兮

星辰之主

减肥专家

唯一救世者

赵不签

港岛之法外狂徒

尖叫酒杯

深渊独行

言归正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