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方阅读网【www.dfmsc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三十岁前的我》最新章节。

我减肥自从没跟繁哥一起锻炼,体重就一直没怎么变动,老谢看着我瘦了点,于是决定减减肥。

他减肥就是早上少吃,中午吃饱,晚上不吃,一个月就瘦了十几斤。

只是没多久就去医院动手术,我们一堆人去看,还有送钱的、买水果的,结果是痔疮手术,我去,可能是饿多了拉不出来,把痔疮憋犯了?

老谢年轻时候做过电焊,同样也做过手机行业,人看起来很凶悍,做事非常细致、靠谱。

他看我整天在办公室里混,也劝我学点东西,比如cad制图。

不是我不听话,不肯学东西,实在是没有电脑,办公室里的电脑统一订购的联想(以前政府很大力度支持,基本上全部采购这个牌子,就养成现在这种垃圾品牌。)卡得很,想学也学不了。

见我没动静,他也不再相劝。

朱所老爸在打麻将时突发脑梗,住进了重症监护室,作为繁哥的表哥,我们也算是半个亲戚。

由于上班,他能照顾的时间少,我不忙的时候都去替他守(嗯?怎么有点奇怪。)

我晚上在那里睡,那个床他们不习惯,我还行。

大概持续了一个月左右,过世了,花了2-30万,就算报销和杂七杂八抵消,起码也是十五万以上,是三姐弟平摊,也就能接受。

我还去殡仪馆帮忙,就是我做事不咋地。

当时做工作量地我也是马马虎虎,有次去帮人家量,明明量过得,我又多量进去了点。

这种一看就会重复,是不能过关的,村民不干直喊:“这个是你们的原因,我不干。”

还是孙哥(孙建雄)精明他回道:“我们工作人员都是听你们的,你们喊量哪里就量哪里,重复了也是你们自己认不清自家地块,指到别人家了。”后来那家不肯签字,他直接带我们就走。

有施工方给我们一包中华,我递给孙哥,他客套说:“你拿回去给老谢嘛。”结果我丫的就收了回来,别个顿时无语。

那时候去量地或者去正高煤矿上,偶尔能得烟,一开始我拿给朱所,他直接叫我给老谢,我就一直给他。

因为老是接烟,别人递再说不抽就不合适了,我就接,拿放在一个茶盒里。

有天我看到朱所还在里面翻……

他给我五十,让我去给他买包烟,我直接买包中华,把他气无语了。

他说:“你小伙子平时没得眼力,别人送嘛,才抽这种烟,我自家掏钱,好久舍得买这个烟啊?”

老谢看到我考完驾照就提要辞职了,我伤心无比(主要我做事没你靠谱啊,老谢…)

都来快一年了,文章还全是靠老谢写,我一写半天憋不出一个字。

他要走还鼓励我去试着开所里面车,我看着朱所,他那表情明显不愿意,害怕我这个毛手毛脚的样子,他不发话,我咋好学。

只是听说要来一个年轻人,代替老谢开车。

一到冬至,到处是吃羊肉的气氛,五舅家是吃鹅,贵州冬天要下雪,有时候下得大了,地面滑得很,公交车要停运,我打车到上班地点,司机喊50块,我打个屁。

我给朱所打电话解释:“今天公交车没开,我可能要迟到哈朱所。”

他直接说:“今天不用来都可以的。”

我觉得不去上班,心里感觉很怪,于是他没想到,我直接走路去上的班,大概一个半小时,到的时候都快十一点了。

我一进办公室,把朱所、老谢、高姐整笑了,他摇摇头表示,这小伙子没救了。

我觉得天天走路一两个小时也吃不消啊,于是第二天打车25到一半,走的路,够了,不能再回想当时自己的沙雕思路。

还好一到下雪,城管这些会往地面撒盐,不然我钱哪里遭得住。

过年的时候,社区发了一张两百的购物卡,我第一次体会到不花钱,又能狂买不心疼的感觉。

年终奖还发了一千多,回家过年。

可能是长大了,街道也变了,始终感觉不热闹,我基本上是和陈永豪他们一起玩游戏。

不变的是老妈每年都会做一大桌菜,我会去街上买点饮料,过年才能看到卢松身影,气氛有时候很尴尬,我们也会换其他话题,我一直挂念他。

卢松比我低一届,这时候读高二,他给我吐槽:“学校里是封闭的,很无聊,我现在也读不进去书。”

我会劝他:“把高中混完(话说我劝?)起码有毕业证去当兵也好嘛。”他苦笑道:“你又不是不晓得我手。”我才记得,他手臂小时候摔断过,有点打不直,我们初中锻炼俯卧撑时候他的姿势都不太好。

我考了驾照,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回家都在练车,我爸给我说:“我车没油了,你看……”

被我妈一顿臭骂,他只得教我练车。在车上,他会说道:“你好久攒点钱嘛,我想换个轿车,这面包车要烂了。”

我一脸无语,就靠我这两三千?都没咋种树,就想开始收果实。

我们那个小县城的路,可谓是地狱难度,只是刚好够两辆车过,我才练都能贴着行驶过去。

就是到街上,我想慢点,左右都停了车,中间只够我过,前面有驾摩托车挤了过来,我想让摩托车先过。

老爸让我接着走,我两争执不下,距离接近已经让不了了,咚的一下,撞旁边面包车屁股上。

大过年的,又是街坊邻居,那人看了下车后面连个划痕和凹印都没有,就没让我们赔。

我们穷了,过年不用走啥人亲,我也没给老姐的孩子发压岁钱,我和侄女谭雨萱见面很少,她一直都记得我这个舅舅,我觉得很惊讶。

同样对比下,繁哥就忙了,买一大堆烟酒去送礼,他这种维持,以后肯定会有帮得到的时候。

莎姐是在师范学院行政部门上班,她带我去学校里玩,只可惜没到处逛,看看所谓的大学到底怎么样。

一过完年,新来的那个大哥就见到人影,戴着一副眼睛,高高大大,又还壮,名字叫吴俣华。

东方阅读网【www.dfmsc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三十岁前的我》最新章节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相关阅读More+

从工地卖盒饭开始

炸鸡全家桶

开局被妹妹介绍去当经纪人

我家有个橘子园

反派就很无敌

二宝天使

沧海扬帆

齐橙

重生我不想当男神

凡生墨